【第十章】性愉悦淑媛随时享 泄淫欲处处可苟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0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次日一早,喜春抓紧了怀里**的少女,他看着倦缩在被窝里,被他折腾了一夜的淑媛说:“小心肝,恬逸吗?”“舒……服……”被窝里传来女子喏喏的回应。[]他把手伸进去在淑媛光洁的屁股上拧了一把,接着把她一只手拉出来按在本人的胯下,让她握着那团在女子**里疯狂了一夜,此时已是软塌塌的性器:“喜好干爹这个工具吗?”“喜……喜好……”淑媛颤声答道。

  “那你暗示一下!”“我咋……咋暗示?这一晚在俺的……屄里都……都弄了一宿,不是都暗示了吗?”“嘿嘿……那不算,此刻我要你出格地暗示一下。”喜春说着把淑媛握着**的手拉向她的面颊向她暗示着。淑媛似乎大白了他的意义,因一夜受用汉子**的**,使她体验到了男女交欢的乐趣,此刻她并不十分害羞地向干爹媚笑了一下,把**紧贴在本人粉嫩的脸蛋上悄悄地摩挲着,以暗示她对这**的喜爱。

  喜春却并不满足于此,他眯着淫邪的色眼对她说:“亲亲……和它亲亲嘴。”淑媛犹疑了一下,出于少女的天性,她不情愿用嘴去接触这个从上到下都粘满黏糊糊精液和本人淫液的性器,可看着干爹执拗的眼神,加之本人心里已在升腾的淫欲,使她不肯也不克不及违意而行。于是淑媛把这根分发着浓厚腥味的**挪到嘴边,微启红唇和干爹的**亲吻在了一路。

  一阵酥麻烫痒的快感使喜春“嘿嘿”地淫笑起来,他十分对劲地拍拍淑媛的脸蛋以激励她的行为。一旦走出了第一步,淑媛的羞怯便即刻被众多的春心所控,她不再半推半当场去对付干爹,而是自动地张口将喜春已慢慢勃起的**吞入口中吸吮了起来……

  王喜春对女人的沉沦从未象此刻对淑媛如许癫狂,自他俩苟合了一夜之后,淑媛也日渐淫浪放肆放任起来,这就使他愈加沉浸在温柔乡中不克不及自拔。他三日两晌地就要设法把淑媛弄抵家中肆意奸宿,他要用淑媛的**充实体验男女交合之乐,品尝两性肉战之趣。如斯还觉不足,他操纵女人的扬花水性,不分时间,掉臂场所,不管前提,不惧耳目,只需他性起欲升,便将淑媛当场受用……

  ……此日晌午,淑媛在自家灶房和面,爹娘下地还没回来,院子里只要鸡娃和麻雀在唧唧喳喳地寻食,喜春便轻手轻脚地溜了进来。他看着淑媛婀娜温柔的身姿,小巧崎岖的线条,伴跟着她和面的动作,使得她前乳后臀更欲破衣而出。这充满芳华活力的**撩拨的喜春忘乎所以地扑了上去,不由分说地就将淑媛压在结案板上。

  “啊……爹……”淑媛不消回头就晓得是干爹在袭扰她,此刻的淑媛已今非昔比,在干爹的调教下,她完全由一个娇羞的小女子变成了春心四溢的少妇。此时她驮伏着干爹,手上仍然在忙着本人的活路,底子没有拒绝的意义,只是在嘴里应着:“没见俺在和面吗?都快晌午了。”“嘿嘿,啥事也没咱这事急,你看这**早就发脾性了,还不快给干爹解解谗。”

  喜春说着就去解她的裤带,淑媛伸着粘满白面的手把干爹的手捉到本人胸前:“你就在这儿揉揉吧,俺爹娘下地就要回来了。”喜春的手伸到衣襟里,毫不客套地揉搓着那对愈加丰满的奶乳:“这怎样能解谗呢?”说着他另一只手仍在淑媛的下身试探着:“咦……这是咋了,鼓鼓囊囊的?”他的手在淑媛的臀缝里摸到了非常的崎岖。

  “别嘛……人家来月经了……”淑媛扭着屁股想躲开他的手。喜春一听却兴致未减,他孔殷地拽着淑媛的裤带:“嘿嘿……我还没**过你淌血的嫩屄呢。”“干爹……怪脏的……”“那有啥?那可是女人的经脉呢……干爹喜好!”于不即不离中,淑媛的裤带已被解开,她看到没法阻遏干爹,只好共同地往后挪挪身子,让他将长裤和内裤褪到了臀胯下:“干爹,那你就快点……别叫俺爹娘撞见……”

  “当然……当然……”喜春嘴里应着,手已伸到她小腹上去解她月经带的纽扣。淑媛吸了一口吻以便利他手上的动作,她本人又自动地解开了月经带上那细细的绳结,让干爹从她的两腿间成功地抽出了那条夹着粘满殷红经血卫生纸的布带子。喜春已火烧眉毛地把本人硬撅撅的阳物从裤口里掏了出来,将它抵在淑媛的臀缝里就往进戳。

  “哎哟……等人家给你撅一撅嘛……”淑媛放弃了手上的面团,趴在结案板上,她分隔两腿,尽量地抬高屁股去驱逐干爹的**。被经血濡湿的女阴很成功地就容纳了汉子的**,喜春兴奋地抱着淑媛肥美的屁股,疯狂地在她因充满经血而湿热非常的**里冲刺着。因为子宫内膜的零落,使得淑媛此刻的**壁非常地敏感,所以她感觉今天干爹给她带来的刺激尤为强烈:“啊……干爹!唔……亲爹……太厉害了!淑媛……淑媛……受不了……”日常平凡不太**的她,此刻也不由得地尖叫起来。

  “啊……爽!闺女……好美……”伴跟着两人嘴里的大喊小叫,伴跟着两人道器的声声撞击,淑媛的经血如岩浆般地被挤出了**,象一条条红色的小溪顺着她白嫩的大腿在向下贱淌……一滴、两滴、点点血红的梅花怒放在撒了一地的白色面粉上,是那么地凄艳精明……

  ……又是一个静谧的午后,火红的日头烤得人们昏昏沉沉,可喜春却精力充沛地窜到了淑媛的小屋,鬼头鬼脑地推开屋门,却不见淑媛的人影,凌乱的小炕上堆着翻开的被单和她的衬衣和长裤。“嘿嘿,必然是……”喜春等不得淑媛回来,便吃紧地往院子角落的茅房撵去。

  公然,一出屋门他就看见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淑媛只穿戴小背心和花内裤走进了茅厕,他小跑两步敏捷地跟了进去。淑媛一回身,还没来得及蹲在茅坑上,就看到了“嘿嘿”怪笑着的干爹堵在了栅栏口,她当然晓得干爹来找本人是要干什么,可在臭烘烘的茅房里她却没有一点心思:“干爹……你去我屋里,人家尿完就来了……”她小声地想把喜春收入去。

  “你尿……你尿……干爹等你。”“这里臭烘烘的,你先出去嘛……”“嘿嘿……不怕。”淑媛看撵不走他,而本人的膀胱已憋涨地快不由得了,她轻叹一口吻,无法地脱着内裤蹲下了身子。淑媛终究没有当着汉子的面解过手,虽然面前是和本人有肌肤相亲的干爹,可她仍是很羞怯地夹紧双腿,不寒而栗地往外挤着尿液。

  喜春却底子不去理会茅厕的臭味和淑媛的不适,他饶有兴致地也蹲在了淑媛的面前对她说:“把腿分隔呀,让干爹看着你尿。”淑媛只好放松了本人的神经,驯服地分隔两腿,把湿乎乎新鲜嫩的女阴表露给干爹。一股尿液从**上方那孔粉嫩的尿道口里流淌出来,看着面前美好的奇景,喜春兴奋地都快爬在了地上。他勤奋地把眼睛往淑媛的胯间凑着:“妙……妙!闺女,给干爹扒开些,让我看清晰。”

  看着干爹的谗相,淑媛只好伸手把本人的**扒开,将**充实地展现给他。没有了**的阻挠,那股尿液也愈加酣畅地带着“哧哧”的声音往外奔涌着。喜春的头都将近钻进了淑媛的胯裆里,他不只清晰地看着淑媛在分泌,以至连那腥臊的气息都能闻到……尿量在逐步减小,他看着淑媛的屁眼挤弄了几下,跟着几滴尿液悬在小**上,她终究竣事了本人的小便。

  解完小便的淑媛长长地舒了口吻,这时她才感应干爹那色眯眯的目光使她羞愧难当,她赶紧展开手里的卫生纸欲擦拭下身,可干爹却夺去了手纸:“不消擦……不消擦,来……”淑媛奇异地看看喜春:“干爹……不清洁呢……”“干爹来给你扫除清洁呀。”说着他夸张地伸伸舌头,淑媛似乎大白了他的意义,一片羞怯的红晕涌上了面颊,不外说真的,她却是很想体验一下被汉子舔舐**的感受。

  看着已坐在地上张嘴伸舌期待着的干爹,淑媛仍是犹犹疑豫地站起身,她挪过来规老实矩地裸着下身站在干爹面前,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喜春往下扒着她的内裤说:“把它脱了呀,你腿不分隔干爹咋给你舔呢?”“干爹真要给淑媛舔呀,人家才尿了……怪欠好意义的……”“嘿嘿……还欠好意义呢,一会就让你爽的要受不了……”说着已脱下了她的花内裤。

  到了这一步淑媛也不再犹疑,她往跟前挪挪身子,抬起一条腿跨在干爹的肩上,把本人湿漉漉的阴部就贴到了干爹的脸上。强烈的臊味扑鼻而来,干爹欢喜地伸出舌头替她舔扫起来,只几下淑媛的腿就快站不住了,她嗟叹着一手扶着干爹的头以支持本人,一手去下面扒开**,好便利干爹的舌头更深切本人的**。喜春的舌尖从她的前阴扫到屁眼,又从屁眼舔到前阴,只把淑媛侍弄的要瘫软了下来。

  喜春把淑媛的腿从肩上放下来,让她靠在土墙上,他则站起来一边解着本人的裤带一边说:“淑媛……快叫干爹搞搞……”

  “干爹……咱回屋去搞嘛,这儿多脏呀……”“不!就在这……这儿刺激……”淑媛看着他孔殷的样子,只好转过身趴在墙头上,晃着本人的屁股对他说:“那就来吧……淑媛给你……”喜春伏上身去,那根魔棒早已轻车熟路地钻进了淑媛的密屄里……

  ……村里一对新人成婚,此日晚上在场院里放片子《望乡》,这是一部描写日本妓女血泪史的影片,村里的老老极少都兴致勃勃地聚在了银幕两边。喜春从人堆里把淑媛拽到了人群后面的暗中处,一边看着银幕上的男欢女爱,一边搂着淑媛就去扯她的裤带。“干爹……不可!”“咋不可?这种野合多有味呀。”喜春当然不听她的,尽管前进履手上的动作。

  “别……这么多人,看见……就糟了……”“不会……他们都在看片子呢。”喜春嘴上对付着,手上曾经把淑媛的裤子脱到了腿弯处,跟着放映光线的晃悠,淑媛的屁股一闪一闪地显露着雪白。“干爹……别脱那么下,小心人来……”喜春这才遏制往下再脱,他把手从淑媛的臀缝里塞进去,在她湿热的**上抠摸着。

  “淑媛……来给干爹也揉揉。”淑媛顺着他的性质,一边由他在本人下身捣鼓着,一边把手从他的裤腰处伸了进去。跟着淑媛手上的揉搓,纷歧会儿那根**就快握不住了。“闺女……给干爹掏出来……”“不嘛……就如许,看完片子……淑媛陪你一晚还不可呀……”“片子还早着呢……干爹此刻就想……”

  淑媛看拗不外他,只好蹲下身子说:“那好吧……你看你的片子,淑媛来给你吸出来……”说着她把那根熟悉的**掏了出来,张嘴就含了进去。此时的淑媛已会很有技巧地用口舌奉侍这嘴里的**了,她一会用舌尖在马眼上点一点又往里探一探,一会又用双唇紧紧地去挤压**和肉棱。一会将**深深地吞入咽喉,让干爹体验比插屄更美好的刺激,一会又仅仅嘬着**,极尽吸吮之力。就在这轮回来去中,喜春终究独霸不住地把万万子孙交到了淑媛的嘴里……

  ……喜春到乡里加入村长进修班,分开王户村有半个来月。没有淑媛相伴,这半个月他感觉比半年都要长,此日下战书乡长一颁布发表进修班竣事,他连晚上的宴席都顾不上加入,告之家里有急事,就渐渐地赶回了村子。

  他前脚进屋,淑媛后脚就跟了进来,两人一碰头,犹如**就拥在了一处。他看着胸乳愈加高挺,屁股愈加圆润的淑媛,早已压制不住满腔的欲火,把她扑倒在炕上就压了上来。可此次淑媛却狠狠地推开了他,本人翻过身子趴在炕上,双肩发抖着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喜春不知所为何来?他好言哄劝了片刻才闹大白,本来是淑媛已有三四个月没来月经了。“看来……此次是真的怀上了,你说咋办嘛……”久经“杀场”的喜春并没把这当回事,他抚慰着淑媛:“哈哈……我认为咋了呢,去做了不就得了吗?”他一边脱着淑媛的衣服,一边说:“哪有女人只图利落索性不付出价格的?来……让干爹看看这肚子大了没有……”“看……看!当然大了……”淑媛没好气地拧着他的脸,一边也在替他解着衣扣:“干爹……那……还能搞吗?”

  “当然能搞了……傻闺女。”“是吗?可想死淑媛了……”说着两人已一丝不挂地搂在了一块。喜春揉摸着淑媛的**,喜滋滋地说:“是大了……好美呀……你看这奶头的颜色都变深了……”说着就把一只紫红的奶头含到了嘴里。“干爹的也好大,淑媛也爱死了……”淑媛把玩动手里的**,然后也不由得地张嘴吞了进去。

  “来……让干爹看看屁股……”淑媛听话地跪趴在炕上,肥大的屁股高高地撅给干爹:“淑媛给爹爹扒开……爹爹喜好吗?”“喜好……喜好……”喜春看着淑媛给他扒开的臀缝里那新鲜的器官,早就伸出舌头,把鼻尖抵在淑媛的肛门上,一边吸闻着那强烈的气息,一边用舌头去搅扰着她的**……

  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喜春才骑到了淑媛的屁股上:“来……给爹再撅高点……”淑媛晓得他要从后面插入,她便共同地伏下腰,把屁股尽量地往高抬着,而且把两腿也分隔,嘴里娇笑着说:“爹爹……闺女做的好吗?”“好好……太好了……”喜春应着她,一手扒着淑媛的臀渠缝子,一手握着本人的**,他并没有去捅她的**口,而是用**在淑媛那粉红菊花般的肛门处研磨着。

  “爹爹……哎哟!戳错处所了……”待淑媛反映过来时曾经晚了,喜春的**曾经要顶进肛门里去了。“爹……疼死俺了……啊……”“忍一忍……就要进去了……”“唔……”淑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爹呀……这屁眼咋能搞嘛,这么小的眼眼……爹爹那么大的**……”“对了!这才刺激呀,爹也是为你好……搞你屁眼……能够起到堕胎的感化呢……”喜春嘴里一边扯谈着,胯下的**也已全根没入。

  淑媛对干爹的话却信认为真,本来已塌下去的腰肢又顽强地支持着,她那圆滚肥润的臀肌被深戳在屁眼里的**抽撞的不断地一鼓一缩,阿谁菊花形的肛门早已被火辣辣的**燃烧的急速颤动着,两人又一次利落索性淋漓地享受着**带来得欢娱……

  这恰是:百磨棍新鲜屄,名分虽不符,情趣却相投。

  老色鬼小荡妇,描摹似难配,淫欲偏苟合。

  《老根嫩草》

  温暖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前往书目,按 ←键 前往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老根嫩草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供给,转载至海岸线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老根嫩草》让更多书友晓得。

(编辑:admin)
http://ronsgarden.com/whc/223/